页面载入中...

“出彩河南——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 豫剧优秀剧目将在北京展演 - 全文

admin 手机日韩mv中文字幕 2020-01-21 640 0

  新世纪以来,在全球化、网络化、产业化的社会潮流影响下,文艺生态日趋多元,电视剧的产量、叙事艺术、影像品质、表演水准都实现了跨越式进步。但随着人民群众的文化消费选择愈发丰富多样,再加上电视剧创作受到商业逻辑和浮躁心态的影响,现实题材电视剧的影响力,特别是宏大叙事的声音与前两个阶段相比有所减弱。创作出现轻浅的倾向,各种类型都遭遇了不同程度的发展瓶颈。《世纪之约》《烧锅屯钟声》《希望的田野》《插树岭》《命运》《浮沉》等改革题材电视剧延续深化着该类创作对中国现代性的思考,反响却不如从前,这与改革进入深水区、创作尚难达到同等深度有关。《血色浪漫》《北风那个吹》《知青》等知青题材电视剧将人物塑造得真实鲜活,但对人生和历史的思考却时而被浪漫悲情所淡化。《公安局长》《重案六组》等刑侦题材电视剧影响力较大,但也存在反面人物引发的审美同情过度等问题。军旅剧经历了从“知识精英”“人性化英雄”到“普通人逆袭”的阶段性嬗变,使“亮剑精神”“许三多现象”流行一时。创作者大多偏爱“成长叙事”,创作模式有待进一步丰富和突破。随着80后、90后等主要观众群体长大成人,以这个年龄段的生活与思想状态为创作内容的都市情感剧成为现实题材的重头戏,《奋斗》《蜗居》《北京爱情故事》《咱们结婚吧》《杜拉拉升职记》等表现婚恋、职场问题的作品令人耳目一新,但偶像化、轻喜剧化也降低了作品深度,存在悬浮于现实之上的症结。不过,虽然作品样式丰富了,观赏选择多了,但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能在市场上产生深远影响的仍是那些是非善恶分明、艺术水准高超、思想内涵深刻的主流作品。

  新时代: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引领现实主义精神强势回归

  近年来,文艺创作的整体环境因大力践行习总书记文艺工作座谈会的讲话精神以及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而获得极大改观。在融媒体的新型业态下,一批现实题材力作克服了此前开掘生活不足,细节真实、局部真实但整体失真等欠缺,呈现出现实主义精神及其美学品格回归的可喜趋势。表现城乡改革大潮的《平凡的世界》《鸡毛飞上天》《温州两家人》等佳作将普通人的心灵史与社会变革史有机融合,具有较高的艺术发现与审美价值。《初心》《最美的青春》《黄土高天》《那些年,我们正年轻》等一批纪念改革开放40年的现实题材献礼剧以沉甸甸的思想价值和接地气的生活实感获得了良好口碑,匡正了优质剧一度存在的口碑与收视倒挂的现象。英模题材电视剧《黄大年》《初心》《太行赤子》的创作者以“深扎”精神指导创作,靠朴实无华的影像风格和真挚感人的情感力量赢得了观众的心,为主旋律电视剧创作带来新意。《湄公河大案》《刑警队长》《莫斯科行动》《猎毒人》《小镇大法官》《阳光下的法庭》等,这些作品对现代法制精神与人文情怀的表现,大大拓宽了涉案类型剧的精神格局。而《白夜追凶》《无罪之证》等刑侦网络剧的出现也及时回应了市场对强情节、高智商作品的需求,与校园爱情网络剧一道成为现实题材的有益补充,标志着网络剧由量的积累向质的提升的重要转变。还有医疗剧《长大》《青年医生》《外科风云》《急诊科医生》等在疗救病人与自我救赎间着墨,加深了对人性善恶的开掘和对人生意义的思考。家庭伦理和都市情感一直是现实题材深耕的领域,《嘿,老头!》《老有所依》《父母爱情》《好大一个家》《虎妈猫爸》《小别离》《大丈夫》《欢乐颂》《情满四合院》《归去来》《正阳门下小女人》等具有丰富生活底蕴的作品多以时尚现代的艺术风格为主,又不乏传统审美追求和地域特色。

  一部优秀的现实题材电视剧就像一个时代的一种“表情”。改革开放40年来的优秀现实题材电视剧创作让观众看到了一个个在实现民族伟大复兴进程中奋发向上、积极进取的中国形象。接下来,面对当下恢宏的社会变革、多姿的现实生活、昂扬的时代精神,有理想、有抱负的电视剧创作者更应责无旁贷,以更丰沛的创作热情投入创作,捕捉、洞察社会上正在孕育生长的新精神、新力量,从平凡生活的繁复驳杂中提炼出能够照亮人心的理想之美、正义之光,用更加优美丰饶的现实题材艺术硕果来描摹属于这个时代的精神风貌。

  本文由新浪文化综合网络资源整理编辑。

  “卡斯达温”是黑水方言,“卡斯达”为“铠甲”之意,“温”或“贡”是“穿”的意思。卡斯达温是古代黑水人出征前,勇士们祈祷胜利,亲人们为他们祈求平安、祝福吉祥的一种民间祭祀性歌舞活动,主要流传于四川省阿坝州黑水河流域。

  据考证,唐代以前,由于黑水河流域战事连连,卡斯达温是古羌部落逐渐演变为将士出征前所举行的一种征战祭祀活动,现已成为年节、庆典、喜丧等祭祀仪式中的歌舞活动。

  舞蹈中风格主要以古羌“大葬舞”中的跳卡斯达温为基础,又受了藏传佛教中跳神舞蹈的一些影响,俄恩村的卡斯达温实际上是藏羌两个民族在历史上长期融合的产物,也是嘉绒藏区作为不同的宗教民族文化交接地区的一种特有的艺术形态。另外,除了藏、羌舞蹈中的一些基本特征如弓腰、曲背、弯膝、碎步移动、抖铃等动作都有典型展现以表达粗犷、浑厚、神勇、尚武的山地民族舞蹈特点外,其鲜明的舞蹈节奏也给人以深刻印象。在舞蹈中,节奏多兼有切分和混合节拍,这就使得音乐的强拍被改变,并使其节奏在“舞者”身上似乎充满着一种野性与自由的“生命力”,而这种艺术上的“冲动”更使得俄恩村卡斯达温中所展现的尚武精神充满着原始、古朴、勇敢以及在对神灵的膜拜中产生的内在的“张力”。

  在卡斯达温的表演过程中,舞者反复吟唱的旋律为10小节,属 2 / 4拍和 1 / 4的混合节奏并在 1 / 4拍时出现连续的强拍,表演者也因此能够更好地利用不同的强拍节奏以表现出雄壮、有力的艺术气势,而有的学者就将这种气势归纳为整个氐羌系舞蹈的基本共性特征--“虎气”。

  另外,在和黑水一山之隔的理县等羌族人聚集地也流行卡斯达温或称“跳盔甲”,其舞蹈和黑水地区的卡斯达温也有相同之处。如:“男青年披甲戴盔,肩系铜铃,手执刀、矛、弓、剑等古老兵器,以歌开始,起舞止歌”。 又如:“‘哈日’,羌语意为‘我们要进行练兵演习’,属出征前誓师的军事舞蹈”等。这种相似性并不是偶然的,它既代表了岷江上游地区卡斯达温文化的普遍性,又表明了嘉绒藏族与羌族这两个同出氐羌系民族在文化传承上的共同性。

  跳卡斯达温时身穿的铠甲大约可分四种,即漆牛皮甲、象皮甲、藤甲、铁皮甲;其中,漆牛皮甲使用最多,又大约可分为整片甲和千叶甲两种,其中又以千叶甲使用最为普遍。这里以嘉绒黑水地区的卡斯达温为例,来解释卡斯达温的艺术特点。

  俄恩村的卡斯达温的表演者所穿铠甲上身为背心式,无袖,背后挂有一铜铃;下身为裙式,上下连为一体;腰间配以色彩鲜艳的藏式布腰带和一把银鞘藏刀。所披铠甲均由约 8-10公分长、2- 4公分宽的生牛漆皮组成,并用由熟牛皮做成的绳子将其串结在一起;一副铠甲约 15-20斤重,部分漆皮上绘有图画,如身穿铠甲挥刀的武士以及祥云、矛子等。整个铠甲看起来似有一种威严之感,大约是因为在冷兵器时代的战斗中,铠甲除了保护身体外,也是一种装饰,以起到威慑对手的作用;铠甲在不穿时,可堆放成“宝塔”形状,并作为“神器”供奉。卡斯达温的表演大约为 7-8分钟,基本上可分为开场、致颂词、舞蹈高潮三部分。

  黑水县扎窝乡朱坝村的“卡斯达温”主要表现狩猎的内容和形态。黑水县红岩乡俄恩村的“卡斯达温”主要表现征战的内容和相关状态。黑水县维古乡的“卡斯达温”则主要表现男女道别和为逝去的勇士举行丧葬祭祀的仪式歌舞。值得一提的是,此地只有在勇士的丧葬仪式上才穿铠甲衣跳舞,以示对勇士的崇敬。

admin
“出彩河南——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 豫剧优秀剧目将在北京展演 - 全文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