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驻港公署:比任何时候都对“一国两制”充满信心

admin 手机免费视频在线观看 2020-01-20 324 0

  那个记者自己承认,他是听别人怂恿,替别人泄私愤。未曾见过文怀沙先生,没有过任何交往,不认识,就敢人云亦云,徒手写历史,这,除了学术硬伤,不是道德缺陷么?

  上医治未病,我崇尚四两拨千金的学问,它能点中死穴。那个记者的死穴就是哗众取宠,他利用的就是大众的仇富嫉名心理,喜欢起哄架秧子盲从闹运动之劣习。看热闹的不怕事儿大,浑水才能摸鱼,越乱越好看。

  文怀沙先生,我久仰此名,认识本人则大致是1999年,在我导师范曾先生宅。饭后我送文老回家,他听说那段时间范先生常肚子疼,就写了一个药方让我回头交给范先生。有段时间邵盈午写《大匠之门:范曾画传》,里面专有一节介绍几位老师,其中就包括文怀沙。后来我问邵盈午为什么不写一本《文怀沙传》,他说不好写啊,涉及方面庞杂问题复杂。

  文老似乎喜欢热闹,每次去看他,周围总不少人,也常有名人来访。我怕耽误他老人家时间,每次小作寒暄,按规矩办完事就离开。此时,文老会叫住我,引用屈原“年岁虽少,可师长兮”这句话,对着来人公开说:“我有个学生叫范曾,范曾有个学生叫崔自默,崔自默有个学生叫文怀沙。我们仨是车轱辘转的关系”,“我给他一个名号崔三士,我能从他身上学到很多东西”,“有一点他不如他老师,就是不知道低调低头……”此时,我不是窃喜,而是芒刺在背,出一身汗。

  文老能从我身上学到什么呢?在老先生饱经沧桑司空见惯的学识法眼里,世上还有什么值得一学呢?

  有一次我去见文老,半天时间也就我俩人在一起。他说:“你交叉学科背景好,有科学思维,讲逻辑,你懂社会游戏规则,不务虚,你比他们有真学问。只是别太认真,别太勤奋,应该学会玩,重视养生之道。”那天他还给我取了一个斋号——“柷敔堂”,这我都有专文记述。

admin
驻港公署:比任何时候都对“一国两制”充满信心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