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非遗中国:山东快书 - 全文

admin 手机免费视频在线观看 2020-01-19 1112 0

  釉烧出来以后,有的人物需要再开脸,所谓的开脸就是人物的头部仿古产品是不上釉的,它要经过画眉、点唇、画头发。这么一个过程,然后这一件唐三彩的产品就算完成了。

  现代“洛阳唐三彩”瓷土特点如下:(1) 吸水性强,器物黏接牢固,不裂口;(2) 不粘手,具有较强的可塑性;(3) 经火烧,器物强度加大,比一般陶质结实;(4) 器物烧后胎质变白,挂釉后釉色鲜艳。

  制作方法

  “传统工艺唐三彩制作工序有十几道,大约需要1个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唐三彩烧制技艺代表性传承人高水旺介绍说,制作工艺主要分为雕塑、制模、成型、素烧、施釉、釉烧、成品等几个部分。2013年,高水旺凭借其唐三彩作品《古道的守望者》获得中国工艺美术“百花奖”金奖。

  唐三彩要经过2次烧制,首次烧制出来为白胎,工作人员用各种红红粉粉的釉料涂满白胎,放进850℃~950℃的窑中再烧,利用氧化作用,黄、绿、蓝、白等各种色彩都出来了,釉料经过高温自然流下,各种色彩相互交融,可谓流光溢彩

  技艺传承

  在多年摸索研制唐三彩的过程中,我总是想着老百姓喜欢啥咱就做啥,真正务实地传承唐三彩技艺,不搞那些奇怪低俗的玩意儿。

  时隔70多年后的今天,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发表的重要讲话,更使我感到振奋。他再一次向我们文艺工作者提出了文艺创作的正确导向,即坚持为人民服务,这使我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在今后的工作中,我还要实实在在地研制唐三彩,使这一优秀的中国传统文化能够有序地传承下去。

  我从1980年开始研究制作唐三彩,至今已有30多年。我在摸索研制唐三彩的过程中,深深感到祖国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作为中华文化艺术的瑰宝,唐三彩所体现的华夏文明的灿烂辉煌,使我们每一个中华儿女都引以为豪。我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唐三彩烧制技艺代表性传承人,有责任、有义务将这一优秀的传统文化艺术传承下去,并使之发扬光大。

  我公司先后在杭州、广州、深圳、昆明4个地区建立了洛阳唐三彩分部,集中展示洛阳唐三彩的华美和洛阳厚重的历史文化。我们计划在全国范围成立20家分部,力争3年内成立100家洛阳唐三彩分部,覆盖全国,真正实现洛阳唐三彩的“根在洛阳,遍地花开”。

  说到冬至,那可是中国民俗传统中一个重要的节气,素来就有“冬至大如年”的说法。一家人吃饺子、堆雪人……冬至给人们留下了无数美好的回忆:每当吃上了冬至的饺子,盼了一年的春节也就离着不远了。

  赵兴力小时候生活在北京的一条胡同里。他说,那会儿住胡同的孩子是“想冬至又怕冬至,冬至来了看落日”,“这话怎么说呢?想冬至是因为那是一年中黑夜最长的一天,之后白天开始逐渐变长,预示离着春节、春天更近了”。

  那为什么又要“怕冬至”?赵兴力解释,冬至一到,马上数九寒天就跟着来了,天气越来越冷,大家伙儿都得棉袄、棉裤、棉鞋、棉帽捂得严严实实,行动起来非常不方便。

  “冬至一到,入冬时烧的取暖炉子也要理一下烟筒里的煤灰,就怕突然刮个东南风倒烟。”赵兴力还记得,那时候自己家住的是北房,半夜父母起夜都要咳嗽一下或拍一下四个兄弟姐妹,“就是怕被煤气熏着”。

  当然,对儿时的赵兴力来说,最大的乐趣是冬至能混上一顿饺子。他还记得,馅是父亲夏天在院子里种的大南瓜做成的,加点儿肉,等着饺子煮好了,把盛着老北京酸菜的坛子打开,那则是父亲入冬时节就做好的,“夹出来放在碗里,放上三合油就饺子吃,别提多美了”。

  “赶上冬至下雪,还能堆雪人打雪仗。回想起来,那时冬至虽然冷,但还是很惬意。”赵兴力笑着说。

  与赵兴力一样,阿龙也是个地道的老北京人。在他的记忆中,冬至最大的记忆就是饺子,“小时候条件没有现在好,能吃顿饺子就挺好了”。

  当然,儿时的阿龙最高兴的还是一家人一起包饺子的时候。他说,那时候冬天新鲜蔬菜很少,家家户户几乎都储存大白菜,堆在院子或房檐下背阴的地方,再拿破棉被盖上;冬至这天,一说晚上要吃饺子了,他就早早的爬起来,在大人的指挥下帮着剥白菜,准备和馅。

  “记得一大家人坐在一起,擀皮的擀皮、包饺子的包饺子,直到饺子下锅,那叫一个开心。”阿龙说,有时候家里还给拿一个火盆烧点儿炭,烤白薯吃,“也是其乐融融”。

  别看都是饺子,但是手巧的大人孩子,能够“变”出很多花样。80后孙琳菲说,记得姥姥的手特别巧,“那时一到冬至,姥姥就带着我包饺子。她的手特别巧,能把饺子捏出小刺猬的样子,作为我帮忙的奖励”。

  “三五岁的时候,姥姥会分给我一个面团,我自己捏出各种饺子的造型;再大点儿,还给我置办一个小擀面杖,那时年纪小,我擀的皮歪歪扭扭,包好的饺子也就歪歪扭扭。最后,这些我亲手做的‘残次品’饺子和小刺猬饺子会单独给我煮,吃着自己的劳动成果别有一番风味。”孙琳菲挺认真地说,“长大后我热爱美食,跟小时候姥姥教我包饺子的经历分不开”。

  的确,对很多北方的孩子来说,吃饺子是冬至这天最深刻的记忆。但对于家在上海的90后吴复来说,冬至却有着不一样的吃食。

  “对现在的上海人来说,对节气的关注似乎没有那么大,很少到举家团聚一起庆祝的地步。但冬至又略有不同,老话说‘冬至大如年’嘛。”在吴复的印象中,冬至到来就该吃点儿羊肉补补阳气,“准备过冬了”。

  那时候,住在上海郊区买新鲜羊肉比较便利。每逢冬至前夕,三两家人(一般是亲戚)约好去养羊的农户那里买下整只羊,由农户宰杀后均分带回去。至于羊肉的做法,有的人家红烧,有的人家煲汤。吴复家则是由他的奶奶主勺,熬成厚厚的“羊膏”。

admin
非遗中国:山东快书 - 全文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